版主公告
歡迎水水來玩,部落格的內容如果要轉載一定要註明來源喔~感謝大家的貼心呢!

目前日期文章:200901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亂桌1 

小編1:桌子快被淹沒了!!這可不是過年前才有的風景啊!
         這位編輯除了小說之外,大家看到的電子報也是小編在這裡敲的喔~
         因為人力有限,還請各位水水遇到任何問題多包涵~~小編們會盡力的!!

亂桌2

小編2:這個素我啦!!正在編輯部落格,為什麼需要兩台電腦?小黑是自己帶來作圖的啦
         場地有刻意整理過(亂的都避開了)!
         呵   因為要過年囉~先祝大家新年快樂喔~

另外的編輯們因為實在太害羞了,連桌子都跟人一樣...所以期待下次有機會再與大家見面~呵

PS. [編輯報報]不定期發文,各位水水想看什麼,只要是小編我們能做的 會盡力滿足大家!!!下次見(*飄走*)

 

longy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龍吟甜蜜屋2009線上書展大優惠

無法到國際書展現場搶購的讀者們,龍吟也不會忘記你!

龍吟線上書展讓你享有書展現場的超優折扣,一起共襄盛舉搶便宜!

 

活動時間:200924日至200929

 

活動辦法:

 

1.       75折超值特價區:精挑細選近百本小說,水水快來搶購收藏!

 

 

2.       49元回饋挖寶區:超過100本以上的小說,每本只要49元?係金A!

 

 

3.       小小說限量套書(Rose001048)48999元(原價2,352元)。

                                   因為超值所以限量,賣完就沒有囉!

 

4.       滿額禮:單筆訂單購滿300元,就可獲得美美的悠遊卡貼喔!

             (共4款,隨機不挑樣、不累送,數量有限,要搶要快喔!)

 

ps.活動內容以官方網站公布為主喔!!要轉貼的美眉記得要註明出處喔!!感謝您~


國際書展期間,小編們幾乎都在會場忙碌,所以這段期間的訂單處理速度會比較緩慢,不便之處請多多包涵囉!如果有到書展現場的讀者,記得跟我們眨眼say Hello喔!呵呵~~

 

longy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親愛的美眉好,

如果妳是之前龍吟甜蜜屋的網路會員,請記得先重新註冊新的帳號密碼唷~

如果妳最近註冊了會員,卻還沒有收到確認信?請記得先確認一下妳的信箱有沒有誤KEY喔

舉例來說:

123456@yahoo.com.tw  誤打成 123456@vahoo.com.tw

或是

123456@yahoo.com.tw  少打變成123456@yahoo.com

還有就是

123456@hotmail.com  有時候打太順了就變成 123456@hotmail.com.tw 

如果確認email信箱沒有問題之後,請把帳號跟信箱再一次寄到龍吟的客服信箱novel@gobooks.com.tw

我們人很好的客服美眉會幫大家處理的喔。感恩吶~

龍吟文化 敬上

 

longy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時間:200924()29() 上午10點到下午6

                        (2/6~2/8延長至晚上10)

地點:展演二館F410(台北市松廉路31)

攤位/位置圖:龍吟文化(希代多媒體) 

攤位圖  

強檔新書.8折搶鮮首賣── 

天使魚310   樓采凝 「花拳繡腿」之~《大人很無理》

玫瑰吻430   莫 霖 《愛到深處無怨尤》 

玫瑰吻431  陶 陶 「江湖歪傳」之~《主子愛找碴》

玫瑰吻432  古 靈 「情緣」之二~《死緣》

   新書首度曝光,書展期間保證只有龍吟攤位買得到!

 

全館爽快特價75折,5()以上只要7折!

 比VIP特價還便宜,買愈多愈划算~~

古靈特賣專區回饋特價75折,5()以上7折!

 惹情精靈.古靈在「天使魚」與「玫瑰吻」系列的作品,還有哪本沒收集到嗎?

 趕快趁書展來補齊!

超低價49元挖寶專區,5()以上每本39元!

 眼睛利一點,手伸長一點,動作快一點,上百本好書,買到就是你的!

Rose小小說001048每本破盤價29元,5()以上每本24元!

 了有夠便宜的優惠價,龍吟還要讓你體驗「小姐,全部幫我包起來」的購物快感!
 
一套48Rose小小 說只要999元,還加送環保袋一個,讓你輕鬆提回家!

@@除了買書給你超低價,我們還準備了限量的滿額禮和海報等你來拿──

 

   消費滿300元以上,即可獲得超精美、超搶眼的悠遊卡貼一份(圖樣隨機),

       美美的貼在各種卡片上,讓你的心情也超浪漫。

   消費滿500元以上,即可獲得后宮大型紙袋或是限量書籤組一份(圖樣隨機),

       美麗精緻又實用!

   購買下列作品就送書展珍藏(尺寸*59cmX42cm*)海報一張(共五款):

書展首賣新書:

  1. 古靈《死緣》
  2. 莫霖《愛到深處無怨尤》
  3. 陶陶《主子愛找碴》
  4. 樓采凝《大人很無理

以及作家新書:

  1. 湛亮《憨丫頭》
  2. 樓采凝《馴妻任務》
  3. 《后宮.甄嬛傳》(希代多媒體出版)

    以上贈品皆為限量發送,送完為止喔。(請大家把握時間,先下手為強啊!)

 一年一次的台北書展盛會,龍吟卯足全力,一定讓你滿載而歸!

 (我們也收消費券喔~~)

 提醒您,所有活動內容以官方網站及現場公告為主,龍吟文化有更改的權力喔~

 ps.想轉貼文的水水好友,記得一定要註明引用出處喔:
                   龍吟。水水部落格http://longyin.pixnet.net/blog

longy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吳雪嵐 后宮甄嬛傳作者照片-流瀲紫

 

 

原文資料網頁:http://news.zjnu.net.cn/Article/xwzx/rw/200703/1758.html

 

作者:胡宏屹    文章来源:新闻中心    点击数: 2023    更新时间:2007-3-21 


近日,浙江師範大學中文系大四學生吳雪嵐的網路小說《後宮—甄嬛傳》第一部和第二部先後出版,第三部將於4月初面市。
據瞭解,她是以10萬套首印、10%版稅的價格與磨鐵文化公司簽下這部作品的。

感受成功喜悅
“在新華書店看到自己的新書,很激動。”吳雪嵐說,“第一次看見自己的文字大篇幅地出現在白紙上,狠狠地松了一口氣,為自己,也為一直陪伴《後宮———甄嬛傳》的讀者們。”據新華書店工作人員稱,《後宮———甄嬛傳》第一部自2月初上市以來,十分暢銷。昨日,記者詢問了金華購書中心相關工作人員,被告知此書已售罄。
《後宮———甄嬛傳》得以出版緣於這部小說在網路上“一炮走紅”。從去年年初開始,吳雪嵐以“流瀲紫”為網名,在一家文學原創網上發表長篇小說連載《後宮———甄嬛傳》,斷斷續續寫了50多萬字。10個多月來,積累了數十萬人氣,迅速成為網路紅人。隨著“流瀲紫”將文章首發地“轉戰”到新浪博客,大量網友也“追文”而來。網友自發建立了20多個QQ群討論該作品,短短兩個多月,點擊率突破300萬人次。因此,眾多出版商慕名而來,吳雪嵐通過謹慎地遴選,最終與磨鐵文化公司簽下這部風靡網路的作品。

體驗過程辛酸
新書出爐,欣喜之余,吳雪嵐更為新書出版時引發的出版與網路之爭感到無奈。今年1月份,圖書即將出版之前,出版商要求吳雪嵐停止在博客上更新《後宮———甄嬛傳》,以防盜版,保證圖書的正常銷售。但這引起了諸多網路讀者的不滿,有些讀者還在網上成立“不買書聯盟”,試圖抵制該書的出版。面對讀者的質問和指責,吳雪嵐覺得自己是“豬八戒照鏡子———裏外不是人”,她感到從未有過的委屈、歉疚和不安,尤其看到網上的那些非常“壯觀”的“不買書宣言”,曾經不止一次地默默流淚。“其實,自從決定在網上停止更新《後宮———甄嬛傳》那一刻起,心裏一直很難過,卻也無可奈何。”吳雪嵐說,“我不想辜負一直支持我的讀者們,以往我堅持履行三天更新一次的承諾,偶爾的兩次失約,也是因為實在有急事。我理解讀者們急於看文的心情,但我作為一個簽約作者,也必須受合同的制約。”所幸,隨著書的出版,讀者漸漸理解了“流瀲紫”的無奈,這場風波才得以平息。

 

風雨彩虹 
自己的小說在網路上走紅也好,出版歷程曲折也好,在吳雪嵐看來,這些已經不再重要,“寫文章對我而言,目的不是成名,只是興趣的一種延伸。第一部小說就如此成功實在是無心插柳。”她本來只打算寫20萬字,後來因為網友的大力支持,就一章接一章地寫了下去,結果碼出了50萬字。
不過看似抱著“玩”的心態,其實寫書沒有扎實的基礎不行。“小時候,我很調皮,經常跑出去玩,爸媽不放心,就把我關在家裏與書做伴,結果就對書產生了感情。”吳雪嵐看書的愛好便一直延續了下來。高中三年,她的語文成績總是毫無懸念拿到年級第一,她利用語文課和課餘時間瘋狂看書,尤其愛看歷史方面的。考上浙師大中文系後,愛好一直很寬泛的她,被系裏開設的“現當代文學”和“古代文學”吸引,逐漸明晰了自己的研究和創作方向,泡圖書館,為雜誌社寫稿成了她大學生活的主旋律。 “畢業在即,我想找一份穩定的工作,不想專職搞文學創作。”吳雪嵐說。無論如何,她的愛好以及由此取得的成績為這位即將畢業的大學生帶來了好運,求職之路少了幾分坎坷。多家雜誌社和出版社已經向她發出邀請,杭州某中學同意破例接收這名非師範類畢業生,吳雪嵐選擇了後者,“我選擇教育事業,但會堅持文學創作。休整一段時間後,我打算續寫《後宮———甄嬛傳》。”
從起筆寫作到萬眾矚目,從出版風波到新書上市,一年之間經歷的種種,吳雪嵐感到自己成熟了許多。這位娟秀少女看上去少了衝動,多了冷靜,而女大學生的那分直爽可愛依舊不改。

longy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後宮—甄嬛傳》引發宮廷言情小說風潮
2007年04月10日 10:26:42  來源:北京青年報
【字號  我要打印 我要糾錯 
 

《後宮———甄嬛傳》封面

    香港電視連續劇《金枝欲孽》和韓國電視連續劇《宮》的熱播,使得圖書市場的宮廷言情小說也開始走紅。一套由一名女大學生“流瀲紫”寫作的名為《後宮———甄嬛傳》的長篇小說在出版了一個多月以後,竟然一連加印了8次,總銷量達到了20多萬冊。

 

    《後宮———甄嬛傳》是網絡上最流行的一部宮廷小說,被稱為小說版的《金枝欲孽》。不久前在騰訊網舉辦的“作家杯”原創大賽中,該小說以遙遙領先于其他小說的票數,獲得第三站的冠軍,而作者的新浪博客點擊率在短短一個月內也已經接近500萬,超過了很多影視明星,每天都有上千條博客留言。

    《後宮———甄嬛傳》出版後,很多愛看《金枝欲孽》的女白領都成了小說的忠實粉絲。據出版社介紹,就在小說出版前,網上還曾經爆發過粉絲之間關于《後宮———甄嬛傳》的一場“大戰”,因為作者流瀲紫根據出版合同不再在網上更新《後宮———甄嬛傳》,很多看不到下文的粉絲一怒之下成立了“不買書聯盟”,抵制該小說的出版。因為他們覺得,“出書”讓流瀲紫不再為了他們而寫作。不過,等到《後宮———甄嬛傳》真的出版了以後,不少粉絲都“食言”了。

    據了解,《後宮———甄嬛傳》打響頭炮之後,市場上的同類書也都在出版和醞釀出版之中,記者從21世紀出版社、花山文藝出版社等以出版言情小說聞名的出版社了解到,《後宮之絕色傾城》、《弄兒的後宮》、《冷宮之猛虎嗅薔薇》、《深宮風雲》等十幾種網絡著名的後宮小說都會在近期推出,一股宮廷言情小說的風潮正在迅速形成。

    值得一提的是,《後宮———甄嬛傳》的作者流瀲紫居然只是一個女大學生,現在就讀于浙江師范大學,很難想象,一個大學女生居然能夠描繪出如此細膩的後宮環境。

    研究流行文學的學者周枝羽先生對《後宮———甄嬛傳》的流行表示了擔憂,他說,這表明現在的女性,尤其是年輕女性有一種重新為奴婢、為妾室的心態,她們沉迷于宮廷言情小說女主人公的那種爭寵、幽怨甚至自輕自賤之中,往往把自己置換成書中的女主人公,渴望找到一個被依附的男人,比如皇帝,這種小妾心態和奴婢心態的抬頭非常令人費解,這樣下去,會對中國女性人格的形成起到很壞的作用。(鄭媛)

註1:后(簡)=後(繁)
註2:此文書封為大陸版封面

longy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龍吟甜蜜屋網站,購物車已開放使用,敬請會員朋友多加利用,謝謝~~

longy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版權所有。請勿盜用喔>

 

宮——甄嬛傳》

流瀲紫

 

三、棠梨

 

進宮前的最後一個晚上,依例家人可以見面送行,爹娘帶著哥哥兩個妹妹來看我。芳若早早帶了一干人等退出去,只餘我們哭得淚流滿面。

 

這一分別,我從此便生活在深宮之中,想見一面也是十分不易了。

 

我止住淚看著玉姚和玉嬈。玉姚剛滿十二歲,剛剛長成。模樣雖不及我,但也是十分秀氣,只是性子太過溫和柔弱,優柔寡斷,恐怕將來也難成什麼氣候。玉嬈還小,才七歲,可是眼中多是靈氣,性子明快活潑,極是伶俐。爹娘說和我幼時長得有七八分像,將來必定也是沉魚落雁之色。因此我格外疼愛她,她對我也是特別親近。

 

玉姚極力克制自己的哭泣,扶著娘的手垂淚。玉嬈還不十分懂得人事,只抱著我的脖子哭著道「大姐別離了阿嬈去。」她們年紀都還小,不能為家中擔待什麼事。幸好哥哥甄珩年少有為。雖然只長我四歲,卻已是文武雙全,只待三月後隨軍鎮守邊關,為國家建功立業。

 

我凝望娘親,她才四十出頭,只是素日安居家中錦衣玉食保養得好,更顯得年輕些。可是三月之內長子長女都要離開身邊,臉上多了好些寥落傷懷之色,鬢角也添了些許蒼白。她用絹子連連拭著臉上斷續的淚水,只是淚水如蜿蜒的溪水滾落下來,怎麼也拭不淨。

 

我心酸不已,含淚抱著娘勸道:「娘,我此去是在宮中,不會受多大的委屈。哥哥也是去掙功名,不久就可回來。再不然,兩位妹妹還可以承歡膝下。」娘抱住了我,依舊啜泣不已。

 

娘用力拭去眼淚,叮囑道:「時常聽人說『一入宮門深似海』,如今也輪到了自家身上。嬛兒此去要多多心疼自己。后妃間相處更要處處留意,能忍則忍,勿與人爭執起事端,尤其是如今宮裡得寵的華妃娘娘。將來妳若能有福氣做皇上寵妃自然是好,可是娘只要一個好女兒。所以自身性命更是緊要,無論如何都要先保全自己。」

我勉強笑了笑,說:「娘親放心,我全記下了。也望爹娘好自保養自己。」

爹爹面色哀傷,沉默不語,只肅然說了一句:「嬛兒,以後妳一切榮辱皆在自身。自然,甄家滿門的榮辱與妳相依了。」

 

我用力點了點頭,抬頭看見哥哥彷彿有些思慮,一直隱忍不言。我知道哥哥不是這樣猶豫的人,必定是什麼要緊的事,便說:「爹娘且帶妹妹們去歇息吧,嬛兒有幾句話要對哥哥說。」

爹娘再三叮囑,終是依依不捨地出去了。

哥哥不曾想我會主動要留他下來,神情微微錯愕。我溫婉道:「哥哥若有什麼話現在可說了。」

哥哥遲疑一會兒,從袖中取出一張花箋,紙上有淡淡的草藥清香,我一聞便知是誰寫的。哥哥終於開口:「溫實初托我帶給妳。我已想了兩天,不知是否應該讓妳知道。」

我淡淡地瞟一眼那花箋說:「哥哥,他糊塗,妳也糊塗了嗎?私相授受,對於天子宮嬪是多大的罪名。」

哥哥的話語漸漸低下去,頗為感慨:「我知道事犯宮禁。只是他這番情意……」

我的聲音陡地透出森冷:「甄嬛自知承受不起!」我看見哥哥臉上含愧,緩過神色語氣柔婉:「哥哥難道還不明白嬛兒,實初哥哥並非我內心所想之人,嬛兒也無內心所想之人。」

哥哥微微點頭:「他也知事不可回,不過是想妳明白他的心意。我和實初一向交好,實在不忍看他飽受相思之苦。」他頓一頓,把信箋放我手中,「這封信妳自己處置吧。」

我「嗯」一聲,把信撂在桌上,語氣淡漠:「幫我轉告溫實初,好生做他的太醫,不用再為我費心。」

哥哥盯著我:「話我自會傳到。只是依他的性子,未必會如妳所願。」

我不置可否,伸手拔一枝銀簪子剔亮燭芯,輕輕吹去簪上挑出的閃著火星的燭灰。「哥哥把話帶到即可。這是給他一個提醒。做得到於我於他都好。做不到,對我也未必有害無益。只是叫他知道,如今我和他身份有別,再非昔日。」說罷轉身取出一件天青色長袍交到哥哥手中,柔聲說:「嬛兒新製了一件袍子,希望哥哥見它如見嬛兒。邊關苦寒,宮中艱辛。哥哥與嬛兒都要各自珍重。」

哥哥把袍子收好,眼中儘是不捨之情,靜靜地望著我。我良久無語,依稀自己還是六、七歲小小女童,鬢髮垂髫,哥哥把我放著肩上,馱著我去攀五月裡開得最艷的石榴花。

我定了定神,讓浣碧送了哥哥離開。看著他的背影,我心中一酸,大顆的淚珠滾落下來。

我命流朱拿了火盆進來,剛想燒燬溫實初的信箋。忽見信箋背面有極大一滴淚痕,落在芙蓉紅的花箋上似要滲出血來,心中終是不忍。打開了看,只見短短兩行楷字:「侯門一入深似海,從此蕭郎是路人。」墨跡軟弱拖沓,想是著筆時內心難過以至筆下無力。

我心中著惱,竟有這樣自作多情的人,我並不中意於他,他又何曾是我的蕭郎?!隨手將信箋揉成一團拋進火盆中,那花箋即刻被火舌吞捲得一乾二淨。

流朱立刻把火盆端了出去,浣碧上來斟了香片,細聲勸道:「溫大人又惹小姐生氣了嗎?他情意雖好,卻用不上地方。小姐別要和他一般見識了。」

我飲一口茶,心中煩亂。腦海中清晰地浮現起入宮選秀的半月前,他來為我請「平安脈」的事。宮中規矩御醫不得皇命不能為皇族以外的人請脈診病,只是他與我家歷來交好,所以私下空閒也常來。那日他坐在我軒中小廳,搭完了脈沉思半晌,突然對我說:「嬛妹妹,若我來提親,妳可願嫁給我?」

我登時一愣,羞得面上紅潮滾滾而來,板了臉道:「溫大人今日的話,甄嬛只當從未聽過。」

他又是羞愧又是倉皇,連連歉聲說:「是我不好,唐突了嬛妹妹。請妹妹息怒。實初只是希望妹妹不要去宮中應選。」

我勉強壓下怒氣,喚玢兒:「我累了。送客!」半是驅趕地把他請了出去。

他離開前雙目直視著我,懇切的對我說:「實初不敢保證別的,但能夠保證一生一世對嬛妹妹好。望妹妹考慮,若是願意,可讓珩兄轉告,我立刻來提親。」

我轉過身,只看著身後的烏木雕花刺繡屏風不語。

我再沒理會這件事,也不向爹娘兄長提起。

 

溫實初實在不是我內心所想的人。我不能因為不想入選便隨便把自己嫁了。人生若只有入宮和嫁溫實初這兩條路,我情願入宮。至少不用對著溫實初這樣一個自幼相熟又不喜歡的男子,與他白首偕老,做一對不歡喜也不生分的夫妻,庸碌一生。我的人生,怎麼也不該是一望即知的,至少入宮,還是另一方天地。

我心裡煩亂,不顧浣碧勸我入睡,披上雲絲披風獨自踱至廊上。

遊廊走到底便是陵容所住的春及軒,想了想明日進宮,她肯定要與蕭姨娘說些體己話,不便往她那裡去,便轉身往園中走去。忽然十分留戀這居住了十五年的甄府,一草一木皆是昔日心懷,不由得觸景傷情。

信步踱了一圈天色已然不早,怕是芳若姑姑和一干丫鬟僕從早已心急,便加快了步子往回走。繞過哥哥所住的虛朗齋便是我的快雪軒。正走著,忽聽見虛朗齋的角門邊微有悉嗦之聲,站著一個嬌小的人影。我以為是服侍哥哥的丫鬟,正要出聲詢問,心頭陡地一亮,那人不是陵容又是誰?

我急忙隱到一棵梧桐後。只見陵容癡癡地看著虛朗齋臥房窗前哥哥頎長的身影,如水銀般的月光從梧桐的葉子間漏下來,枝葉的影子似稀稀疏疏的暗繡落在她身上,越發顯得弱質纖纖,身姿楚楚。她的衣角被夜風吹得翩然翻起,她仍絲毫不覺風中絲絲寒意。天氣已是九月中旬,虛朗齋前所植的幾株梧桐都開始落葉。夜深人靜黃葉落索之中隱隱聽見陵容極力壓抑的哭泣聲,頓時心生蕭索之感。縱使陵容對哥哥有情,恐怕今生也已經注定是有緣無份了。夜風襲人,我不知怎的想起了溫實初的那句話,「侯門一入深似海,從此蕭郎是路人。」於陵容而言,此話倒真真是應景。

 

不知默默看了多久,陵容終於悄無聲息地走了。

 

我抬眼看一眼哥哥屋子裡的燈光,心底暗暗吃驚,我一向自詡聰明過人,竟沒有發現陵容在短短十幾日中已對我哥哥暗生情愫,這情分還不淺,以至於她臨進宮的前晚還對著哥哥的身影落淚。不知道是陵容害羞掩飾得太好還是我近日心情不快無暇去注意,我當真是疏忽了。若是哥哥和陵容真有些什麼,那不僅是毀了他們自己,更是彌天大禍要殃及安氏和甄氏兩家。

我心裡不由得擔心,轉念一想依照今晚的情形看來哥哥應該是不知道陵容對他的心思的。至多是陵容落花有意罷了。只是我應該適當地提點一下陵容,她進宮已是不易,不要因此而誤了她在宮中的前程才好。

回到房中,一夜無話。我睡覺本就輕淺,裝了這多少心事,更是難以入眠。輾轉反側間,天色已經大亮。

我在娘家的最後一個夜晚就這樣過去了!

 

九月十五日,宮中的大隊人馬,執禮大臣,內監宮女浩浩蕩蕩執著儀仗來迎接我和陵容入宮。雖說只是宮嬪進宮,排場仍是極盡鋪張,更何況是一個門中抬出了兩位小主,幾十條街道的官民都湧過來看熱鬧。

我含著淚告別了爹娘兄妹,乘轎進宮。當我坐在轎中,耳邊花炮鼓樂聲大作,依稀還能聽見娘與妹妹們隱約的哭泣聲。

流朱和浣碧跟隨我一同入了宮。她們都是我自幼貼身服侍的丫鬟。流朱機敏果決,有應變之才;浣碧心思縝密,溫柔體貼。兩個人都是我的左膀右臂,以後宮中的日子少不得她們扶持我周全。在宮中生存,若是身邊的人不可靠,就如同生活在懸崖峭壁邊,時時有粉身碎骨之險。

吉時一到,我在執禮大臣的引導下攙著宮女的手下轎。轎子停在了貞順門外,因是偏妃,不是正宮皇后,只能從偏門進。

才下轎便見眉莊和陵容,懸著的一顆心登時安慰不少。因顧著規矩並不能說話,只能互相微笑示意。

這一日的天氣很好,勝過於我選秀那日,碧藍一泓,萬里無雲。秋日上午的陽光帶著溫暖的意味明晃晃如金子一般澄亮。

 

從貞順門外看紫奧城的後宮,盡是飛簷捲翹,金黃水綠兩色的琉璃華瓦在陽光下粼粼如耀目的金波,晃得人睜不開眼睛,一派富貴祥和的盛世華麗之氣。

我心中默默:這就是我以後要生存的地方了。我不自禁地抬起頭,仰望天空,一群南飛的大雁嘶鳴著飛過碧藍如水的天空。

 

貞順門外早有穿暗紅衣袍的內侍恭候,在鑾儀衛和羽林侍衛的簇擁下引著我和幾位小主向各自居住的宮室走。進了貞順門,過了御街從夾道往西轉去,兩邊高大的朱壁宮牆如赤色巨龍,蜿蜒望不見底。其間大小殿宇錯落,連綿不絕。走了約一盞茶的時分,站在一座殿宇前。宮殿的匾額上三個赤金大字:棠梨宮。

 

棠梨宮是後宮中小小一座宮室,坐落在上林苑西南角,極僻靜的一個地方,是個兩進的院落。進門過了一個空闊的院子便是正殿瑩心堂,瑩心堂後有個小花園。兩邊是東西配殿,南邊是飲綠軒,供嬪妃夏日避暑居住。正殿、兩廂配殿的前廊與飲綠軒的後廊相連接,形成一個四合院。瑩心堂前有兩株巨大的西府海棠,雖不在春令花季,但結了滿株纍纍的珊瑚紅果實,配著經了風露蒼翠的葉子,煞是喜人。院中廊前新移植了一排桂樹,皆是新貢的禺州桂花,植在巨缸之中。花開繁盛,簇簇金黃綴於葉間,馥郁芬芳。遠遠聞見便如癡如醉,心曠神怡。堂後花園遍植梨樹,現已入秋,一到春天花開似雪,香氣怡人,是難得的美景。難怪叫「棠梨宮」,果然是個絕妙的所在。

 

我在院中默默地站了片刻,掃視兩邊規規矩矩跪著的內監宮女們一眼,微微頷首,隨口問:「是新移的桂花?」

身邊攙扶我的宮女恭謹地回答:「皇后吩咐,宮中新進貴人,所居宮室多種桂花,以示新貴入主,內宮吉慶。」

我心想,吉慶是好的,只是皇后這麼做太過隆重了一點,彷彿在刻意張耀什麼。面上卻不動聲色,由著她們小心地扶著我進了正殿坐下。

 

瑩心堂正間,迎面是地平台,紫檀木雕花海棠刺繡屏風前,設了蟠龍寶座、香幾、宮扇、香亭,上懸先皇隆慶帝御書的「茂修福惠」匾額。這裡是皇上臨幸時正式接駕的地方。

 

我在正間坐下,流朱浣碧侍立兩旁。有兩名小宮女獻上茶來。棠梨宮首領內監康祿海和掌事宮女崔槿汐進西正間裡,向我叩頭請安,口中說著:「奴才棠梨宮首領內監正七品執守侍康祿海參見莞貴人,願莞貴人如意吉祥。」「奴婢棠梨宮掌事宮女正七品順人崔槿汐參見莞貴人,願莞貴人如意吉祥。」

 

我看了他們倆一眼,康祿海三十出頭,一看就是精明的人,兩隻眼睛滴溜溜地會轉。崔槿汐三十上下,容長臉兒,皮膚白淨,雙目黑亮頗有神采,很是穩重端厚。我一眼見了就喜歡。

 

他們倆參拜完畢,又率其他在我名下當差的四名內監和六名宮女向我磕頭正式參見,一一報名。我緩緩地喝著六安茶,看著上頭的花梨木雕花飛罩,只默默地不說話。

 

我知道,在下人面前,沉默往往是一種很有效的威懾。果然,他們低眉垂首,連大氣也不敢出,整個瑩心堂靜得連一根針掉在地上也聽得見。

茶喝了兩口,我才含著笑意命他們起來。

 

我合著青瓷蓋碗,也不看他們,只緩緩地對他們說:「今後,你們就是我的人了。在我名下當差,伶俐自然是很好的。不過……」我抬頭冷冷地掃視了一眼,說道:「做奴才最要緊的是忠心,若一心不在自己主子身上,只想著旁的歪門邪道,這顆腦袋是長不安穩的!當然了,若你們忠心不二,我自然厚待你們。」

站在地下的人神色陡地一凜,口中道:「奴才們決不敢做半點對不起小主的事,必當忠心耿耿侍奉小主。」

我滿意地笑了笑,說一句「賞」,流朱、浣碧拿了預先準備好的銀子分派下去,一屋子內監宮女諾諾謝恩。

 

這一招恩威並施是否奏效尚不能得知,但現下是鎮住了他們。我知道,今後若要管住他們老實服帖地侍候辦事,就得制住他們。不能成為軟弱無能被下人蒙騙欺哄的主子。

槿汐上前說:「小主今日也累了,請先隨奴婢去歇息。」

我疑惑道:「不引我去參見本宮主位嗎?」

槿汐答道:「小主有所不知,棠梨宮尚無主位,如今是貴人位份最高。」

我剛想問宮中還住著什麼人,槿汐甚是伶俐,知我心意,答道:「此外,東配殿住著淳常在,是四日前進的宮;西配殿住的是史美人,進宮已經三年。稍候就會來與貴人小主相見。」

我含笑說一句「知道了」。

 

瑩心堂兩邊的花梨木雕翠竹蝙蝠琉璃碧紗櫥和花梨木雕並蒂蓮花琉璃碧紗櫥之後分別是東西暖閣。東暖閣是皇帝駕幸時平時休息的地方,西暖閣是我平日休息的地方,寢殿則是在瑩心堂後堂。

槿汐扶著我進了後堂。後堂以花梨木雕萬福萬壽邊框鑲大琉璃隔斷,分成正次兩間,佈置得十分雅致。

我和言悅色地問槿汐:「崔順人是哪裡人?在宮中當差多久了?」

她面色惶恐,立即跪下說:「奴婢不敢。小主直呼奴婢賤名就是。」

我伸手扶她起來,笑說:「何必如此惶恐。我一向是沒拘束慣了的,咱們名分上雖是主僕,可是妳比我年長,經得事又多,我心裡是很敬妳的。妳且起來說話。」

她這才起身,滿臉感激之情,恭聲答道:「小主這樣說真是折殺奴婢了。奴婢是永州人,自小進宮當差,先前是服侍欽仁太妃的。因做事還不算笨手笨腳,才被指了過來。」

我的笑意越發濃,語氣溫和:「妳是服侍過太妃的,必然是個穩妥懂事的人。我有妳伺候自然是放一百二十個心。以後宮中雜事就有勞妳和康公公料理了。」

她面色微微發紅,懇切地說:「能侍奉小主是奴婢的福氣。奴婢定當盡心竭力。」

我轉頭喚來浣碧,說:「拿一對金鐲子來賞崔順人。」又囑浣碧拿了錠金元寶額外賞給康祿海。

康祿海受寵若驚地進來和槿汐恭恭敬敬地謝了,服侍我歇息,又去照料宮中瑣事。

 

連載到此,請期待2009年2月4日發行!

 

longy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版權所有。請勿盜用喔>

 

宮——甄嬛傳》

流瀲紫

 

二、歸來何定

 

車還沒到侍郎府門前,已經遙遙地聽見鼓樂聲和鞭炮劈里啪啦作響的聲音。流朱幫我掀開車簾,紅色的燈籠映得一條街煌煌如在夢中。遠遠地看見闔家大小全立在大門前等候,我眼中一熱,眼眶中直要落下淚來,但在人前只能死命忍住。

 

見我的馬車駛過來,家中的僕從婢女早早迎了過來伸手攙扶。爹爹和娘的表情不知是喜是悲,面上笑若春風,眼中含著淚。我剛想撲進娘懷裡,只見所有人齊齊地跪了下來,恭恭敬敬地喊:「臣甄遠道連同家眷參見小主。」

我立時愣在當地,這才想起我已是皇上欽選的宮嬪,只等這兩日頒下聖旨確定名分品級。一日之間我的世界早已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心中悲苦,忍不住落淚,伸手去攙扶爹娘。

爹爹連忙擺手:「小主不可。這可不合規矩。」浣碧連忙遞過一條絲帕,我拭去淚痕,極力保持語氣平和說:「起來吧。」

 

眾人方才起來眾星拱月般的把我迎了進去。當下只餘我們一家人開了一桌家宴。爹爹才要把我讓到上座。

我登時跪下泫然道:「女兒不孝,已經不能承歡膝下奉養爹娘,還要爹娘這般謹遵規矩,心中實在不安。」

爹娘連忙過來扶我,我跪著不動繼續說:「請爹娘聽女兒說完。女兒雖已是皇家的人,但孝禮不可廢。請爹娘准許女兒在進宮前仍以禮侍奉,要不然女兒寧願長跪不起。」

娘已經淚如雨下,爹爹點點頭,含淚說:「好,好!我甄遠道果然沒白生這個孝順女兒。」這才示意我的兩個妹妹玉姚和玉嬈將我扶起,依次坐下吃飯。

 

我心煩意亂,加上勞碌了一天,終究沒什麼胃口。便早早向爹娘道了安回房中休息。

流朱與浣碧一早收拾好了床鋪。我雖然疲累,卻是睡意全無。正換了寢衣想胡亂睡下,爹親自端了一碗冰糖燕窩羹來看我。

爹喚我一句「嬛兒」,眼中已有老淚。我坐在爹身邊,終於枕著爹的手臂嗚嗚咽咽的哭了起來,爹喚我:「我兒,爹這麼晚來有幾句話要囑咐妳。妳雖說才十五歲,可自小主意大。七歲的時候就嫌自己的名字『玉嬛』不好,嫌那『玉』字尋常女兒家都有,俗氣,硬生生不要了。長大後,爹爹也是事事由著妳。如今要進宮侍駕,可由不得自己的性子來了。凡事必須瞻前顧後,小心謹慎,和眉莊一般沉穩。」

我點點頭,答應道:「女兒知道,凡事自會講求分寸,循規蹈矩。」

爹爹長歎一聲:「本不想妳進宮。只是事無可避,也只得如此了。歷代後宮都是是非之地,況且今日雲意殿選秀皇上已對妳頗多關注,想來今後必多是非,一定要善自小心,保全自己。」

我忍著淚安慰爹爹:「您不是一直說女兒是『女中諸葛』,聰明過人嗎?爹爹放心就是。」

爹爹滿面憂色,憂聲說:「要在後宮之中生存下去的人哪個不是聰明的?爹爹正是擔心妳容貌絕色,才藝兩全,尚未進宮已惹皇上注目,不免會遭後宮之人嫉妒暗算。妳若再以才智相鬥,恐怕徒然害了自身。切記若無萬全把握獲得恩寵,一定要收斂鋒芒,韜光養晦。爹爹不求妳爭得榮華富貴,但求我的掌上明珠能平安終老。」

我鄭重其事地看著爹爹的眼睛,一字一頓道:「女兒也不求能獲得聖上寵眷,但求無波無浪在宮中了此一生,保住甄氏滿門和自身性命即可。」

爹爹眼中滿是慈愛之色,疼惜的說:「可惜妳才小小年紀,就要去這後宮之中經受苦楚,爹爹實在是於心不忍。

我抬起手背擦乾眼淚,沉聲說:「事已至此,女兒沒有退路。只有步步向前。」

爹爹見我如此說,略微放心,思量許久方試探著問道:「帶去宮中的人既要是心腹,又要是伶俐的精幹的。妳可想好了要帶誰去?」

我知道爹爹的意思,道:「這個女兒早就想好了。流朱機敏、浣碧縝密,女兒想帶她們倆進宮。」

爹爹微微鬆了一口氣,道:「這也好。她們倆是自幼與妳一同長大的。陪妳去爹爹也放心。」

我垂首道:「她們留在家中少不得將來也就配個小廝嫁了,就算爹爹有心也絕沒有什麼好出路,若是做得太明瞭反而讓娘起疑,閤家不寧。」爹爹微顯蒼老的臉上閃過一絲難言的內疚與愧懟,我於心難忍,柔聲道:「跟我進宮雖然還是奴婢,可是將來萬一有機會卻是能指給一個好人家的。」

爹爹長歎一聲,道:「這個我知道。也看她的造化了。」

我對爹爹道:「爹爹放心,我與她情同姐妹,必不虧待了她。」

送走爹爹,我「呼」地吹熄蠟燭,滿室黑暗。

 

次日清晨,流朱浣碧服侍我起來洗漱。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正想出門,才記起我已是小主,不能隨意出府。於是召來房中的小丫鬟玢兒吩咐道:「妳去打聽,今屆秀女松陽縣縣丞安比槐的千金安陵容是否當選,住在哪裡。別聲張,回來告訴我。」

 

她應一聲出去。過來半日來回我:「回稟小主,安小姐已經當選,現今住在西城靜百胡同的柳記客棧。不過聽說她只和一個姨娘前來應選,手頭已十分拮据,昨日連打賞的錢也付不出來,還是客棧老闆墊付的。」我皺了皺眉,這也實在不像話,哪有當選的小主仍住在客棧,如果被這兩日前來宣旨的內監和引導姑姑看見,將來到宮中如何立足。

我略一思索,對玢兒說:「去請老爺過來。」

不過一柱香時間,爹爹便到了。縱然我極力阻止,他還是向我行了一禮,才在我桌前坐下。行過禮,他便又是我那個對我寵溺的爹爹,談笑風生起來。

我對爹爹說:「爹爹,女兒有件事和妳商量。女兒昨日認識一個秀女,曾經出手相助於她。如今她業已入選為小主,只是出身寒微,家景窘困,現下還寄居在客棧,實在太過淒涼。女兒想接她過來同住。不知爹爹意下如何?」

爹爹捋了捋鬍須,沉思片刻說:「既然妳喜歡,那沒有什麼不妥的。我命妳哥哥接了她來就是。」

傍晚時分,一抬小轎接了安陵容和她姨娘過來。娘早讓下人打掃好隔壁春及軒,準備好衣物首飾,又分派幾個丫頭過去服侍她們。

用了晚飯,哥哥滿面春風的陪同陵容到我居住的快雪軒。陵容一見我,滿面是淚,盈盈然就要拜倒。我連忙起身去扶,笑著說:「妳我姐妹是一樣的人,何故對我行這樣的大禮呢?」

流朱心思敏捷,立即讓陵容:「陵容小主與姨娘請坐。」陵容方與她姨娘蕭氏坐下。

陵容見哥哥在側,勉強舉袖拭淚說:「陵容多承甄姐姐憐惜,才在京城有安身之地,來日進宮不會被他人輕視,此恩陵容實在無以為報。」蕭姨娘也是感激不盡。

哥哥在一旁笑說:「剛才去客棧,那老闆還以為陵容小主奇貨可居,硬是不放她們走。結果被我三拳兩腳給打發了。」

我假意嗔道:「陵容小主面前,怎麼說這樣打打殺殺的事,拿拳腳功夫來嚇人!」

陵容破涕為笑,半是嬌羞道:「不妨事。多虧甄少俠相助!」

我笑著說:「還『少俠』呢?少嚇唬我們也就罷了。」大家撐不住一起笑了起來。

夜色漸深,我獨自送陵容回房,月色如水傾注在抄手遊廊上。我誠意對陵容說:「陵容,住在我家就如在自己家,千萬不要拘束。缺什麼要告訴我,丫頭老媽子不馴服也要告訴我,不要委屈了自己任由他們翻天。」陵容心中感動,執住我的手說:「陵容卑微,不知從哪裡修得的福氣,得到姐姐顧惜,才能安心入宮。陵容只有以真心為報,一生一世與姐姐扶持,相伴宮中歲月。」

我心中一暖,緊緊握住她的手,誠懇地喚:「好妹妹。」

 

過得一日。宮裡的內監來宣旨,爹爹帶著娘親、我還有兄長並兩個妹妹到正廳接旨,內監宣道:

「乾元十二年八月二十二日,總管內務府由敬事房抄出,奉旨:吏部侍郎甄遠道十五歲女甄嬛,著封為正六品貴人,賜號『莞』,於九月十五日進內。欽此。」

我心中已經說不出是悲是喜,只靜靜地接旨謝恩。

又引過一位宮女服色的年長女子,長的十分秀雅,眉目間一團和氣。我知道是教引姑姑,便微微福一福身,叫了聲:「姑姑。」

她一愣,想是沒想到我會這樣以禮待她。急忙跪下向我請安,口中說著:「奴婢芳若,參見貴人小主。」我朝的規矩,教引姑姑身份特殊,在教導小主宮中禮儀期間是不用向宮嬪小主叩頭行大禮的,所以初次見面也只是請了跪安。

 

爹爹早已準備了錢財禮物送與宣旨內監。娘細心,考慮到陵容寄居,手頭不便,就連她的那一份也一起給了公公。

內監收了禮,又去隔壁的春及軒宣旨:

「乾元十二年八月二十二日,總管內務府由敬事房抄出,奉旨:松陽縣丞安比槐十五歲女安陵容,著封為從七品選侍,於九月十五日進內。欽此。」

 

陵容與蕭姨娘喜極而泣。因我與陵容住在一起,教養姑姑便同是芳若。

宣旨完畢,引了姑姑和內監去飲茶。為姑姑準備上好的房間,好吃好喝地款待。

去打聽消息的人也回來了。因為是剛進宮,進選的小主封的位份都不高,都在正五品嬪以下。眉莊被冊封為從五品小儀,與我同日進宮。這次入選的小主共有十五位,分三批進宮。我和陵容、眉莊是最後一批。

我心裡稍稍安慰。不僅可以晚兩日進宮,而且我們三人相熟,進宮後也可以彼此照應,不至於長日寂寞。

我和陵容行過冊封禮,就開始別院而居。雖然仍住在吏部侍郎府邸,但我們居住的快雪軒和春及軒卻被隔起來了,外邊是宮中派來的侍衛守衛,裡邊則是內監、宮女服侍,閒雜男子一概禁止入內。只教引姑姑陪著我們學習禮儀,

等候著九月十五進宮的日子到來。

 

冊封後規矩嚴謹,除了要帶去宮中的近身侍婢可以貼身服侍,連爹爹和哥哥與我見面都要隔著簾子跪在門外的軟墊上說話。娘和妹妹還可一日見一次,但也要依照禮數向我請安。

陵容與我俱是宮嬪,倒可以常常往來走動,也在一起學習禮節。

這樣看來倒是陵容比我輕鬆自在。男眷不在身邊,不用眼睜睜看著家人對自己跪拜行禮。

大周朝歷來講求君臣之份,君為臣綱。「莞貴人」的封號象徵著我已經是天子的人,雖然只是個即將入宮低等宮嬪。但父母兄妹也得向我下跪請安。每一次看著父親跪在簾子外邊向我請安,口中恭謹唸唸:「莞貴人吉祥,願貴人小主福壽康寧。」然後俯著軀體與我說話,只叫我不忍卒睹,心裡說不出的難受與傷心。

如此幾次,我只得對爹爹避而不見,每天由玉姚和玉嬈替我問候爹爹,並時時叮囑爹爹注意保養。

我每日早起和陵容聽芳若講解宮中規矩,下午依例午睡後起來練習禮節,站立、走路、請安、吃飯等姿勢。我和陵容是一點即透的人,很快學得嫻熟。空閒的時候便聽芳若講一會宮中閒話。芳若原在太后身邊當差,性子謙恭直爽,侍侯得極為周全。芳若甚少提及宮闈內事,但日子一天天過去,朝夕相處間雖是只有隻字片語,我對宮中的情況也明白了大概。

 

皇帝玄凌今年二十有五,早在十二年前就已大婚,娶的是當今太后的表侄女朱柔則。皇后雖比皇上年長兩歲,但是端莊嫻雅,時人皆稱皇后「婉嫕有婦德,美映椒房」(1),與皇上舉案齊眉,非常恩愛,在後宮也甚得人心。誰料大婚五年後皇后難產薨逝,連新生的小皇子也未能保住。皇上傷心之餘追諡為「純元皇后」。又選了皇后的妹妹,也是太后的表侄女,貴妃朱宜修繼任中宮,當今皇后雖不是國色,但也寬和,皇上對她倒還敬重。只是皇上年輕,失了純元皇后之後難免多有內寵。如今宮中最受寵愛的是宓秀宮華妃慕容世蘭。傳說她頗負傾城之貌,甚得皇帝歡心,宮中無人敢掖其鋒,別說一干妃嬪,就是連皇后也要讓她兩分。

 

照理說皇后是太后的表侄女,太后為親眷故或是外戚榮寵之故都不會這樣坐視不理。我朝太后精幹不讓鬚眉,皇帝初登大寶尚且年幼,曾垂簾聽政三年之久,以迅雷之勢從攝政王手中奪回皇權,並親手誅殺攝政王,株連其黨羽,將攝政王的勢力一掃而清,才有如今治世之相。只是攝政王一黨清除殆盡之後,太后大病一場,想是心力交瘁,於是起了歸隱頤養之意,從此除了重大的節慶之外,便長居太后殿閉門不出,專心理佛,再不插手朝廷及後宮之事,只把一切交予帝后處置。

 

此外宮中嬪妃共分八品十六等。像我和眉莊、陵容等人不過是低等宮嬪,並非內廷主位,只能被稱為「小主」,住在宮中閣樓院落,無主殿可居。只有從正三品貴嬪起才能稱「主子」或是「娘娘」,有資格成為內廷主位,居主殿,掌管一宮事宜。後宮妃嬪主位雖說不少,但自從當今皇后自貴妃被冊封為皇后之後,正一品貴淑賢德四妃的位置一直空著虛位以待。芳若姑姑曾在私下誠懇地對我說,以小主的天資容貌,獲得聖眷,臨位四妃,安享榮華是指日可待。我只微微一笑,用別的事把話題岔了開去。

 

自聖旨下了以後,母親帶著玉姚忙著為我準備要帶入宮中的體己首飾衣物,既不能帶多了顯得小家子氣,又不能帶少了撐不住場面被人小瞧,還必須樣樣精緻大方。這樣挑剔忙碌,也費了不少功夫。家中自陵容住了進來之後,待遇與我一視同仁,自然也少不了要為陵容準備。

雖然不能見眉莊,和家人也不得隨意見面,但我與陵容的感情卻日漸篤定。日日形影不離,姐妹相稱,連一枝玉簪也輪流插戴。

但是我的心情並不愉快。內心焦火旺盛,嘴角長了爛疔,急得陵容和蕭姨娘連夜弄了家鄉的偏方為我塗抹,才漸漸消了下去。

 

註釋:1)、「婉嫕有婦德,美映椒房」:西晉時人對武帝司馬炎皇后楊艷的贊語。楊艷:(238——274),晉武帝皇后,字瓊芝,弘農華陰人,其父楊文宗曾任曹魏通事郎。泰始十年,病死洛陽,終年三十七歲,謚號武元皇后。

longy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